记者调查:本轮猪价上涨既有老问题也有新问题

作者: 瞿长福 姚进??? 来源: 经济日报 2019-08-30

  2019年盛夏,猪肉市场颇受关注。自2月底生猪价格开始回升,此后逐月上行,6月下旬以来快速上涨,至今维持高位。业内分析,这一轮上涨周期,恰好与下半年几大节日相逢,加上秋冬是猪肉消费旺季,猪市仍将维持涨势。


  那么,目前猪肉产销情况如何?能否保障供给?这一轮价格通道是怎样形成的?从长远看,维持猪肉供需平衡、价格总体平稳,需从哪些环节着手?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来到河南、陕西、河北等地采访。


  目前供给偏紧,但整体链条保持平稳


  河南省商丘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张阁镇是传统生猪养殖区,历经多轮市场选择和政策性整顿,现在100头以上规模养殖户还有40多家。8月16日,在张阁镇陈堤口村,记者见到村里的永顺养殖合作社理事长陈哲状。


  44岁的陈哲状2001年开始养猪,从自繁自养,搞养殖小区,到2016年与正邦集团有限公司合作,经历了从个体户到“正规军”的转变。他的养殖场租用村民50亩地,单批存栏可达7500头,年出栏两批。今年5月他刚进了7000头仔猪,正常的话9月份即可出栏,出栏毛猪每头220斤左右。


  陈哲状说,今年生猪行情从未有过的好。记得2010年毛猪价格曾到过每斤10.5元,其他时候7元、8元、10元,2018年甚至4.2元一斤都有过。今年夏天毛猪每斤10元以上,近几天还在涨,估计这批猪出栏时至少能维持这一价位。


  不过,价格涨了,生猪供给很难马上增加。因为养殖本身需要半年周期,加上许多养殖户担心非洲猪瘟,不敢大规模投养。陈哲状判断,生猪养殖正在上量,但还要维持一段紧平衡。


  陈哲状的判断,在陕西西安秦韵生态养殖有限公司得到印证。秦韵公司负责人李凯告诉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,猪场满负荷时存栏近万头,去年以来受非洲猪瘟影响,规模大幅缩减,目前存栏才2000多头。


  河北双鸽食品股份有限公司集生猪繁育、屠宰加工、连锁销售为一体,是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。现在,公司存栏量3.5万头左右,月出栏量大约5000头。这一数字,比平常略低,但大体正常。


  源头供应偏紧,直接传导给屠宰加工企业。河南贵友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养殖屠宰加工起家,是一家产业链完备的涉农跨国企业,现在日屠宰量3000头左右。公司销售经理孙花透露,企业有合同猪场,购猪没问题,但这几个月价格一天一变,猪场出货也有限,可能需要500头,但对方只给你300头、200头。过去还有散户猪场弥补,如今也少了。“就是源头紧点,没别的,市场就这样。”孙花说。


  涨涨跌跌,既有老问题也有新问题


  在西安市西北农副产品中心批发市场,陈刚师傅现在一天能卖出十几头白条猪,不过他不敢肯定,价格老这么涨销售是否还能这么好,“价格高了买的人会少,销量肯定受影响”。


  陈哲状说,猪少价格就涨,这是猪周期规律,但具体分析,这次猪价上涨既有老问题,也有新问题。


  西安摩尔农产品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徐涛分析,这轮生猪行情的老问题,就是猪周期,两年涨、两年跌,或者三年一小周期、五年一大周期,这一轮自2017年,历经15个月,现在回暖了。


  但为何这轮生猪价格似乎比往年涨得更猛?河南贵友集团国际市场部张经理认为,这是因为几大因素碰头,猪周期、非洲猪瘟和政策性调控等聚在一起,老问题叠加新问题。他说,本来这一轮猪周期好多散户退养了,猪源减少;去年发生非洲猪瘟,猪源又减少;活下来的因为还没有疫苗,担心非洲猪瘟,也限制规模,猪源更少。


  政策性调控影响也恰好显现。这两年,许多个体养殖户包括有一定规模的养殖户,因为环保整治“一刀切”地退出。比如,河南贵友公司的合作户就退出了三分之一。河南高老庄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高星说,生猪养殖起伏大、风险高,行情好时一头20来斤的猪仔800元至1000元,差时一头猪仔不到200元,别说小户受不了,大企业也很难抗得住,所以还需要规范引导传统养殖户加入。这些年,高老庄公司成功摸索出“公司+基地+农户”养殖模式,带动养殖户3000多户。


  做强产业链,重点是在“关口”上下手


  新老矛盾叠加,猪周期更复杂。不过,从整个产业看,尽管养殖、加工、销售各个环节会影响猪价,决定猪肉供应和价格变化的首要因素,还是源头的养殖。因此,解决生猪问题,让肉价摆脱大涨大跌,要从源头入手。


  源头问题怎么解决?养殖大户郝继中用实践做了回答。


  郝继中,河南宁陵县黄岗镇明集村人,养猪20年。他从7头能繁母猪起步,经历过一轮一轮起落,最终熬成远近闻名的养殖大户。变化发生在2017年。这一年,郝继中不再做“独行侠”,而是加入正邦集团养殖链,搞规模化养猪。正邦提供800头仔猪,饲料、防疫治病、销售等由正邦负责,他负责建造标准化养殖场,达到符合干湿分离、无污染等要求。育肥猪按要求出栏,合同价收购,不论行情涨跌,公司按每头猪200元左右净利润结算给他。郝继中算账,自己单干的话,一头仔猪1000元,800头得80万元,5个月出栏,猪饲料每头900元,得72万元,一年两栏,饲料费得翻倍,成本和风险压力太大,不如加入公司。就这样,2017年,养殖户大多亏损,郝继中依然稳赚30多万元。


  产业链使郝继中与正邦集团实现双赢。正邦以资本和技术获得稳固猪源,养殖户以人力和较少投入获得稳固收入;企业降低了自建养殖场的场地、管理、人力等压力,养殖户减少了投入、疫病、销售等风险。2019年,郝继中已扩大规模到2000头。


  郝继中的改变,对传统养殖业具有“示范”意义。正邦集团商丘分公司睢阳服务部主任高社垒说,目前农村还有大量农民要靠养殖业实现小康,而农村专业合作社大多带动力还很弱,难以应对养殖和销售多个“节点”变化。大企业牵头产业链,既能带领农民,又能应对市场,两大难题迎刃而解。如果生猪行业由产业链主导,就能有效解决猪周期带来的大起大落。正是由于这种自信,两年来,高社垒在商丘片区逆势发力,推动多个养殖户加入公司产业链。


  同一看法,来自另一位一线“干将”王天祥。王天祥是河南万邦国际农产品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,万邦是国内最大农产品批发市场之一,曾在极端天气中发挥保障市场供给骨干作用。王天祥说,解决生猪问题需要多方发力,精准施策、靶向治疗尤为重要。从源头看,重点还要在产业链上下力,瞄准“穴位”“强链”,对龙头企业针对性给予扶持,可以起到“四两拨千斤”的作用。


(责任编辑:申杨)

联系我们 更多

  • 健康中国头条微信
  • 中国医药报微信

电话:010-83025740
010-83025786

邮箱:wzh@health-china.com